菜单

返回

TOM对PALADIN车队队长胡学军和车手卢宁军的访谈录

发表于:2004-02-16 00:00:00 来源: 点击量:0 点赞(0) 分享(0)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光临TOM访谈。今天请到是刚刚参加2004年达喀尔汽车拉力赛的车手卢宁军先生以及帕拉丁车队的队长,郑州日产的市场部经理胡学军先生。   管理员 说: 欢迎您进入嘉宾访谈聊天室,这次卢宁军先生驾驶帕拉丁赛车经历了18天的苦战,终于胜利的到达了终点,请你谈一下参加完全部比赛的感受好吗?   卢宁军:这个比赛是第26届,这次比赛首先是一个非常特别,值得纪念的比赛,因为前十几年的比赛都设计的比较简单,难度也比较低。在穿越的国家来讲偏重于往外线走,这次比赛从时间上、从维修上,从路线选择的难度来讲都是前所未有的。它往撒哈拉的南边靠了一点,这是一个难度。   另外一个难度就是维修方面,过去十几年当中每一个维修点都设在晚上,这次时间安排的非常紧,路线又非常长,回顾整个比赛过程,我觉得真的实在太难,实际上这个难度已经超过了我们能够承受的限度,当然能够完成对我们来讲是幸运,除了我们的努力,车队的团结,还有共同在维修方面,我们之间的配合方面都很重要,当然我们还是比较幸运,回想18天11000多里的赛程,我们最终到达了目的地,我和帕拉丁最终站在颁奖台上的时候一切变得高兴起来。   实际上途中完全没有笑容,最后我和我的车到达终点那一刻,实际上是不敢回味那苦难的日子,这是整个的感觉。   主持人:通过TOM的报道,也是反映到卢宁军老师在前一段遇到了非常非常多的困难,包括第一赛段就不是很顺利。这次比赛是十几年来比较艰苦的一个赛程,我们通过各方面的了解,这次帕拉丁赛车改装又是非常简单,基本上是以量产车的水准来参赛,能介绍一下帕拉丁为了这次比赛做了哪些改装?和其他车相比我们是什么样的水平?   卢宁军:除了安全改装以外,在性能方面,在它原来的结构方面都没有什么改装,我们用的3.3发动机还是那个,包括摇臂,全部的系统都是现在市场上销售的,郑州日产决定用帕拉丁参加巴黎达喀尔拉力赛是在十月份决定的,到元月一号出发,参加比赛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郑州日产的领导下决心要干这件事情,我们要勇于承担这个风险,在法国改装的时候因为时间问题,只有这样改,本来是设想要把底盘改的更强一些,让它能够承受11000公里的冲击,我们的大梁基本上一点加装都没有了。我们到布基纳法索我们行驶了7500公里。   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的车并不需要维修,它没有坏,坏了才需要维修,在有一些部分做了一些调整,更多是我们做了一些清洁,因为每天车里面灌的土和沙特别多。还有一个地方出了一点问题,我们用的门的玻璃是自动升降,另外玻璃是有机玻璃非常轻,我们的还是电功的车窗,很多沙、土进去以后把这个车窗损坏了,除此以外一个螺丝都没有坏,我觉得这种情况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发生了,我们要加强维修,让这个车开的更快。让这个车有更好的表现,让它真正的在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在撒哈拉飞起来。   网友:这个车和国外一些改装的比较充分的车相比有什么不同呢?介绍一下国外的大俱乐部他们日和改装车呢?   卢宁军:欧洲日产对他们的改装非常好,他们的车几乎所有的零件包括外壳都是专门制造的,不是在汽车制造厂制造的,对比我们的车,我们的车80%、90%的零部件都是汽车制造厂制造的,在市场上销售的。你去欧洲日产队的车可能买不到,世界上就那么几辆,包括宝马、大众车队都是如此,他们的抗冲击能力非常强,这些车几乎都是跳着走,穿越沼泽地,穿越草原的能力非常强。   因为我们的车是在市场上销售的车,不可能制造的马力那么大,实际上差别是非常非常大的,可以说有80%到90%的差别。   网友68744:参加这次拉力赛一个车手需要花多少钱?   胡学军:对车手来说我们没有过多的计算,我们只计算了参加比赛我们所用的钱,对我们来说,我们前期组队到车辆改装,我们大概是花了800多万人民币,还有配合的一些促销活动,其他的广告宣传大概又是八九百万,总的大概一千六七百万的数字。   网友:卢宁军老师这次在比赛中是否遇到了危险?   卢宁军:不知道说的危险是哪一种危险,但是遇到所谓生命的危险是没有,但是我们时时刻刻遇到退出比赛的危险,如果一个选手参加达喀尔比赛总是遇到退出比赛的危险,这对选手来讲是最大的危险,甚至比生命还要大的危险。   26届达喀尔已经举办过了,在这26届当中死了30多人,当然有不同的情况,有行车事故,还有记者,还有被叛军枪毙的,达喀尔拉力赛真是非常危险的赛事,我没有遇到生命危险,我不把这些看作是生命危险。面对的最大危险是退出比赛的危险。   主持人:这次比赛因为匪徒的出现取消了两场比赛,这个情况是不是胡学军经理更清楚一点呢?   胡学军:在第九赛段以后,第十赛段、第十一赛段被取消了,当时组委会发了一个通知,因为有一些武装势力的干预,或者有恐怖组织的干预,理由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没有亲眼见到这样的情况,可能是他们发现有这样的可能性,然后取消了这两个赛段的比赛。   卢宁军:比赛的路上很紧张,在整个毛里塔尼亚到布基纳法索,我们走在行驶路段,包括我们走在赛段里面经常看到路旁边有帐篷,就是联合国的维和部队的。   胡学军:我们看到好几个国家的维和部队,随行的翻译说看到我们中国的维和部队,但是我没有看到,在我们的赛道旁边有很多这样的维和部队,我们的赛道旁边有划线,不允许在线外面跑,如果跑出线以外可能有地雷什么的,这个当时也是很紧张的。   主持人:通过报道我们看到好象卢宁军刚进入非洲的时候,还碰到了中国援助的医疗队,还有一些合影照片,能介绍一下在非洲见到中国其他的人员是什么样心情吗? 卢宁军:非常激动,我当天早上起来以后发现有几个中国人,他们是国际卫生组织援助非洲的医疗事业的活动的人,他们在中央电视台四频道看到比赛的消息,也知道帕拉丁车是中国人开的,他们非常激动,他们马上回去做了煎鸡蛋,还把未来一个星期吃的青菜都给我们做了,我们大家一起分享了那顿每餐。   胡学军:我们还碰到一对北京夫妻,他们带着孩子,他们在那儿等了一个晚上要见到卢宁军,第二天早上见到卢宁军,除了表示感激之情,他们18岁的儿子想拜卢宁军为师,当时很受感动,一个是那么远到营地看我们,另外也看到中国的青年人也非常热爱这样的运动。   卢宁军:前几天他在北京还给我们打电话,他问帕拉丁车什么时候运到北京,他想见见车。   主持人:如何才能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合格的拉力赛手呢?   卢宁军:有很多优秀的选手,他们也都是通过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渠道练习,也都达到很高的境界和水准。要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样从事赛车运动或者想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准,首先还是要热爱,要热爱这项运动,要能全心全意,全身心的投入这项运动,如果不热爱我相信做不好,会半途而废,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要有一个好的环境,要有一个运动,比如周围的朋友,所处的城市,所处的环境当中,比如在北京周围有赛车场,有经常从事这项运动人和他们多打交道,对这个东西要有基本的认识和了解。如果在新疆农村,再有决心,再热爱也不行。   还有一个方面要有很好的经济实力,赛车运动实际上是烧钱的运动,要从最基本的很小的比赛开始,练到一定程度以后才有人请你去赛车,没有钱是很困难的,不像练长跑,买一双跑鞋就可以了。赛车需要有车,有人维修等等,再有一个是需要动脑子,首先要有一个好的认识,首先把文化课的基础学好,如果没有知识,没有很好的基础也当不了一个好赛手。还是要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开始。   主持人:一般来说一个好的赛车手一般也是非常好的汽车机械师,肯定是建立在牢固的基础之上的。   卢宁军:如果物理、化学不好对这些机械也不能了解的很好,感悟不到,认识不到也不可能把握的很好。   主持人:卢宁军老师是中国最早的一辈拉力赛车手,请你谈一下目前拉力赛的发展现状?   卢宁军:今天来讲,拉力赛在中国应该是占非常主导的地位。如果在中国要提到赛车运动首先是拉力赛,因为拉力赛和其他比赛不太一样,它把比赛带到千家万户,带到农村,我们也知道拉力赛不是在一个场地上的比赛,是到野外比赛,在中国汽车运动最早是从拉力赛开始的。   一级方程式当然影响也很大,但是离我们实在很远,不像拉力赛这么深入人心,而且拉力赛离我们非常近,拉力赛就在我们身边。如果是一级方程式要到运动场上看。现在我们国家举办的水平,组织能力、运行能力,包括选手的水平都很不错。现在在亚洲中国的拉力赛规模应该是最大的,一年有六站在全国各地举行,参加的人数每一站都有50到60辆车。   现在在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日本都很难做到,从汽车水平、参与度上都不如中国,我觉得2004年、2005年应该是非常高速的发展阶段,前景无限。   网友:帕拉丁这个车从上市开始它的市场策略是真正的SUV,说起来应该不是纯粹的越野车,这次参加拉力赛郑州日产是从何考虑?另外卢宁军老师如何看待这款车呢?   胡学军:帕拉丁是一款真正的SUV,它有非常强的越野性,甚至要超过一般的所谓的越野车,这是首先具备的一个特点,如果不具备越野性,它就不是SUV。第二是它要舒适性,比如像轿车那样的豪华内室,操纵等等各方面要和轿车一样舒适。另外一个要有比较宽敞的空间,我们认为具备这三种基本条件以外,还要具备一些爬坡度,离去角等细致的标准,当然它的动力性是要求非常强的。   通过巴黎达喀尔拉力赛可以反映出帕拉丁的越野能力,它的可靠的质量,它的综合质量水平,参加巴西达喀尔拉力赛就要反映真正SUV帕拉丁的这种越野能力、通货性、可靠性、质量,我们是这样的想法。   主持人:卢宁军老师通过参加将近两万公里的以后,你对这个车的理解是怎样?   卢宁军:首先它的定位是时尚的、运动型的,在上海获得了最时尚大奖,这是毫无疑问的,多功能我也不管,我就管它运动这个特点,这个车完成了11000公里的比赛,而且时间非常紧张,过的道路又非常难,而且是在18天里必须做完,不能掉队,不能有任何耽搁。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这么难的道路,而且我们的车又没有得到很多的维修,又没有很强的加强改装,就靠这个车的底子,底子要不好比如发动机不好,变速箱不好怎么也顶不过来。我们真正的表现出这个车的耐久力和可靠性。同时它确实是能够胜任这项运动,表现的非常好,我挺喜欢。   网友帕拉丁:你对这次取得57位的最终成绩是否满意?中国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拉力赛的情况,什么时候能够改变?   卢宁军:中国没有参加巴黎达喀尔拉力赛已经成为历史了,这已经是我们身后的事情,对于57位我们没有什么考虑,我们的目标是到达是完成这项赛事,作为我个人来讲也是第一次参赛,我们的目标是完成,在完成目标的时候我们就不考虑其他的因素。   实际上我们也是按照这个办的,我们完成了,我们胜利了,我们真的很伟大。   网友哈哈:今年的F1在中国有一站比赛,有没有考虑在中国进行世界性的拉力赛的考虑? 卢宁军: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99年在中国举办过一次,不知道能不能还在中国有一次,现在汽车拉力锦标赛世界上争办的国家很多,听中汽联的一些官员讲,今年有可能在内蒙做一个15000公里的比赛,这是有可能的,从各个方面来讲也成熟了。   网友:市场销售的帕拉丁质量能够达到参赛车的水准吗?帕拉丁有出口的计划吗?帕拉丁有降价的考虑吗?   胡学军:现在销售的车和参加比赛车的质量,这两个车相比较的话没有特别多的可比性,参加赛车的比赛和市场上销售的车辆是不同概念的车,而且衡量它们两个的质量标准也是不一样,如果硬要比较的话,市场销售的车质量应该高于比赛车的车,因为比赛车毕竟还是做了安全性这方面的改动,改动不是纯批量生产的零件,当然不可能比正常销售批量生产车的质量水平高。   但是这两个车又不是同一类车,虽然是一个车的基础上,但是那个车是要参加比赛,越野能力更强,更安全。而这个车要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它的安全性、各个方面的考虑以外还要更节油。所以这两个车的可比性不强。   至于降价的考虑可以说现在还没有这样的计划。至于出口的问题,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可以出口。   网友:中国的年轻车手好象还有一些明星,他们的经济基础比以前更好,参加赛事的起点也比较高,你对中国年轻一代拉力车手的看法是什么?   卢宁军:给他们鼓掌,给他们喝彩。   主持人:最后请卢宁军老师介绍一下在非洲的一些风光,包括比赛刚结束的时候我打电话采访卢宁军老师的时候,你曾经说要和我们谈谈非洲的风景和风俗人情。   卢宁军:从法国出发的时候,法国中南部的一个城市,我们在出发的时候遇上了大雪,雪花比我的大手指还要大,非常美,我们是冒着大雪出发的,赛车在雪中非常好看,一百多公里的车队,我们在中间真的有一种享受的感觉。   在去摩洛哥之前我们都要坐大轮渡,大家把大卡车、汽车、裁判车,装上七八辆大轮渡里面,我们上去吃点东西、办海关手续,大家最后也吃饱了,手续也办了,就躺在大船上睡觉,当时你看睡觉的场景横七竖八的,因为经过两千公里的行驶以后,大家都已经非常疲倦了,也知道一定要在这个船上休息好,一定船到了对岸,可怕的撒哈拉就展现你眼前,那个时候人需要有精力。   在达喀尔路上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就是尽可能的睡觉,尽可能的睡好觉,不要浪费每一分钟的睡觉时间。在西班牙的高速公路路两旁,你开车走在橘子林路上的时候,可以闻到橘子的香味。到了非洲以后,看见大沙漠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遇到困难的时候,陷入沙漠的时候你痛恨这个地方,当你顺利前进的时候,你觉得沙漠非常美丽。非洲真的很美,大骆驼非常非常高,非常好看,还有一些野驴、野兔子,偶尔也看到一些鸟,那个地方真的很少人,有一个大盐湖,走在这个盐湖上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车的速度是多少,能开多快就开多快。   主持人: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就到此结束,感谢两位嘉宾的参与,也感谢各位网友,再见!
 关注郑州日产
微博
微信
微信服务号
豫ICP备18006851号 400-699-9766
豫ICP备18006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