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返回

PALADIN车队凯旋回国

发表于:2004-01-24 00:00:00 来源: 点击量:0 点赞(0) 分享(0)
      北京时间1月24日上午9时,首度参加并且完成2004年达喀尔拉力赛的PALADIN车队包括车手卢宁军和领队胡学军在内的全体队员乘机从巴黎飞抵上海,在欢迎仪式上,回首18天达喀尔拉力赛的艰难历程,用卢宁军话就是“比赛走的是地狱,最后到达的却是天堂”。      凯旋归来的卢宁军刚刚步出机场的出口,就受到了郑州日产和国内众多媒体的祝贺,听到了熟悉的乡音卢宁军说自己内心非常激动:“我是满怀谢意来到上海,见到了郑州日产的董事长和这么多来接我的朋友心里很激动,其实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我要感谢郑州日产,感谢我们的车队,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      在谈到本届达喀尔拉力赛十八天的艰难历程时,卢宁军说:“心里想说的话很多,心情也很复杂,但最幸运的是,实现了十多年来的梦想。”并坦言现在还有些后怕:“我们的车只经过简单改装,保持了原有的底盘,大梁上一个焊点都没加,比赛开始前确实有些信心不足,但在18天的比赛中却出乎意料,一路上居然一颗螺丝都没有换。当然了,每个赛段结束后维修人员都要对车辆进行检查,特别是在比赛后期,维修人员每次都告诉我车辆的一切状况良好,VERY  GOOD!不光是我,连整个日产车队都非常没有想到PALADIN的质量这么好,仅仅按照组委会的要求做了简单的适应性改装,居然顺利地完成了比赛。现在想想就是这样一部车居然可以让我们最终到了终点。”     卢宁军在接受采访时还说:“本届比赛是达喀尔拉力赛历史上最艰难的一次,在非洲段的比赛必须面对沙丘、草原、高温和迷路,由于缺少在沙漠地区的比赛经验,原先在思想上的准备不是很充足,到了摩洛哥赛段才开始感到真正的压力来了,只能按照规定的方向走,常用低档位、高转速来运行,非常容易陷车。比赛中,我一直在寻找身体状况的平衡点,车辆的平衡点,与领航员的平衡点、车与维修之间的平衡点以及人与车的平衡点,找到这些平衡点以后再找出这些平衡点的最佳结合,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速度,就是那种让我能够完成整个比赛又不至于退出比赛的速度去参加比赛。当然寻找这些平衡点的过程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比赛途中的非洲风光非常美,晚上天上的星星一颗不少全部都挂在夜空,清晨地平线泛着白金色的光芒,我们就朝着太阳开,那种感觉非常好。当然了如果只顾享受这种美景,一不小心汽车就会陷在沙漠之中,在顷刻间就会感到非常的悲观失望,撒哈拉沙漠就像只一只大老虎,一直在把参加比赛的选手一个一个地吃掉。虽然比赛走的是地狱,但最终到达的却是天堂。”     18天的征程有太多事让卢宁军和他的队友们难以忘怀,而也正是这些使卢宁军和车队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达喀尔拉力赛的艰苦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不敢说这次比赛的路线是可怕的,是死亡地带,但是他确实确实让人觉得非常难。除了人的因素、道路的因素之外,还有车的因素、机械的因素。车是达喀尔拉力赛中最重要很重要的因素,很多车手因为车的原因退出比赛,机械故障或者车着火了等退出比赛,赛车出现故障而退出比赛车辆有60%-70%,在撒哈拉沙漠的比赛中,每隔几公里就会看见有些参赛车无法再继续行驶而退出了比赛,当继续比赛的车辆从他们身旁通过时,那些车手就会竖起大拇指向我们表示钦佩,但在他们的眼神中充满的是绝望。对于车手而言,这一刻他们无疑已经‘死亡’了。所以我们是走在去天堂的路上,而他们就在地狱,每次看到他们的眼神,我就鼓励自己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一定要坚持下去。达喀尔拉力赛宗旨就是`只要你还活着,就让我们打起背包继续前进吧!'所以说达喀尔拉力赛的第一个魅力就在这里,第二个魅力就是比赛前面将要发生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卢宁军此前虽然参加过巴—莫—乌—京的比赛,但一直渴望有朝一日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巴黎-达喀尔拉力赛举世公认的难度最大、距离最长、条件最艰苦的汽车运动赛事。本届比赛又是自1979年举办以来最为艰苦的一届比赛。赛会的组织者原来将参加汽车组(不包括摩托车组和卡车组)的车辆分为T1(量产两驱车)、T2(为量产4x4越野车)、T3(为比赛特别制造的车辆)。随着国际汽联近年来对比赛规则的放松,赛会的组织者从本届比赛开始将T2和T3合并为T2组,并允许有厂商队使用原来的T3组赛车。在统计成绩时不分车辆状况,只按照摩托车组、汽车组和卡车组的组别进行总排名。并因此提出了“回归传统”的比赛宗旨,号召参赛选手们互相帮助,共同到达比赛的终点。     在谈到比赛成绩时卢宁军介绍说:“组委会告诉我们这是十几年来达喀尔拉力赛最为艰难的。第一,今年的比赛有两个马拉松赛段,每个马拉松赛段都有1000多公里。第二,选择穿越毛里坦尼亚的时间十分困难,毛里塔尼亚的西撒哈拉沙漠非常容易使人迷路,是非常容易发生陷车的路线,组委会选择的道路是非常困难的。比赛中所有的选手两次穿越了毛里塔尼亚,不过我觉得在第二次穿越毛里坦尼亚时就比较简单了。另外,在比赛初期阶段,我的右肩胛疼痛非常严重,因为在前半年训练的时候受伤了,伤好了但是在比赛中又复发,但是我没有跟任何人讲,因为在那个时候没有用,每一次换档都很疼痛。在1月12日的休息日期间,经过老胡的帮助和按摩我的伤就好了,同时我的身体状况就完全恢复过来了。在伤势好转之后,比赛的平衡点和节奏完全找到了,之后的比赛一天比一天轻松。速度也可以加快一点,但是不能太快,因为我们的车改装的幅度实在太小了,我们的赛车总共才60多万块钱,人家的车都是几百万的车,区别就是改装的幅度不同。我们就是用这样的装备打完了这样的一场战役,他们能够到达达喀尔,我们同样也能够到达达喀尔。但是如果能够多赛两三天,我觉得可能就更有意思。”     当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胜利到达达喀尔以后,卢宁军说这是他一生中最高兴、最痛快的时刻:“非常感谢老胡,在整个比赛过程中他一直珍藏着、给我们的车队预备了很多很多的国旗,我和他也一直在期盼着那个时刻的到来。在颁奖典礼上,我们整个PALADIN车队的全体队员都拿起了中国的国旗一起走上了领奖台,从大西洋猎猎吹来的风,哗哗地展开了我们的国旗,我同老胡和丹尼尔一起站在帕拉丁的车顶,迎着巨风将国旗举过头顶,对着大西洋看着我们的国旗,我想这个荣誉不仅仅代表我个人和我们整个车队,而是代表我们的国家以及国旗下的全国人民。看着欢呼的人群,那一刻,我感觉我是属于我的祖国。当时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说到这里,老卢的眼睛湿润了。     最后,老卢说非常希望能够参加下一届的达喀尔拉力赛并且取得更好的名次,他说“作为职业一名职业车手,比赛就是生命。”      据统计,报名参加本届比赛汽车组的车辆共有146部,但最终到达达喀尔的车辆仅有60余部。卢宁军和帕拉丁车队首次参赛就完成了比赛,已被体育界和汽车界公认为是中国体育界和汽车界在走向世界汽车运动的一个历史性突破,帕拉丁也因此创造了中国汽车制造商的一个纪录。相信明年将带动更多的国内厂商去接受达喀尔拉力赛的艰苦考验。
 关注郑州日产
微博
微信
微信服务号
豫ICP备18006851号 400-699-9766
豫ICP备18006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