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返回

心无边,路无界――重返赤壁之路

发表于:2009-12-04 10:31:13 来源: 点击量:0 点赞(0) 分享(0)

导读:我们在城市的角落里,我们有各自的梦想,平静的城市生活淹没不了我们狂野的内心。自4月11日驾驶帕拉骐进行了“征服赤壁行动”后,在11月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后,由15台帕拉丁、1台奇骏和1台NP300(YD25 DDTI型)柴油皮卡组成的车队再次踏上了征服赤壁的路。



第一天:重走赤壁路--雪中的狂野拉丁

踏上这条熟悉的路,心情却不同,一条笔直的路连接着远方的山,对着它,你只能想,天这么高,路这么远,你可以只看两边的风景,无尽的路,却是对自由的渴求。这条路看似平坦,其实一路却充满了坎坷,只是心会随着颠簸飞扬起来,低沉的马达轰鸣着和弦,让人有种不由自主的豪迈!我驾驶的4驱款 NP300是目前尚未在国内上市的新车型(此款皮卡预计在明年1月初上市,预售价为18.88万元),原型车是全球知名的日产D22汽油皮卡,该车的品质和口碑都是毋庸置疑的。而NP300除了外观引擎盖上隆起了“大鼻子”外,与D22汽油版没有太大的差异,高大厚实的车身,简洁饱满的前脸,加上宽大的中冷进气口、粗壮的大轮眉和剔透的组合式大灯,简单几笔便把NP300蕴含的特质清晰的勾勒出来,没有刻意的渲染,没有花哨的装饰,没有美式皮卡袭人的夸张,狂野而不失严谨,硬朗而不失温和,停在面前的宛如一位久别的故友,既亲切又值得依赖!

D22皮卡以前一直装配进口的日产KA24型汽油发动机,上市已达十年,牢固树立了中国高档皮卡形象,成为皮卡界的标杆,和帕拉丁一样也是郑州日产标志性的产品象征之一,并在国内建立了良好的口碑和市场占有率,由于一直没有柴油发动机的匹配流失了不少的客户。经过市场需求的论证,NP300新装备了日产进口DOHC、高压共轨涡轮增压带中冷(YD25 DDTI型)柴油发动机并结合“日立牌”寒带规格双电瓶及发动机气缸预热系统,最大功率(kW/rpm) 98/3600,最大扭矩(Nm/rpm) 294/2000,油耗(L/100km)(限定工况,50 km/h等速时)2驱型仅5.5L柴油。这车的动力匹配也非常好,起步提速迅速有力,转速在2200至2500转之间,轻松换挡,油门轻盈,没有顿挫感,可控度高,档位清晰顺畅,5档2100转左右,时速达到80公里,2700转左右,时速达到100公里,此时油门空间依然“深不可测”,运转平稳,马力强劲,提速迅猛、流畅,噪音自始至终变化不大!NP300在全球的日产车型中也已投放,因其良好的使用经济性和动力性能越来越受到更多用户的青睐,但在野外及寒冷地段的使用我也是第一次,对此我充满了期待,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后面自有评述!

与4月11日的赤壁之行相比,少了车队集结时的讲解,多了一份再次征服的勇气,更多了一份纵情山水的狂野;少了一些朋友间的生疏,多了一些默契,更多了一份真情与快乐,这就是狂野拉丁!同样的赤壁,同样的老掌沟,不一样的气候,不一样的景色,多的是征服前方艰难险阻的渴望。由“城市农民3721”驾驶自己改装了后差速器锁的4缸4驱手档2.4升帕拉丁,及来自上海的美国朋友“BOC”驾驶6缸自动档4驱3.3升的改装升高版帕拉丁领队在前方开路。



4缸4驱手档2.4升帕拉丁



6缸自动档4驱3.3升的改装升高版帕拉丁

经过测试,雪后的南面山路路况较为危险,与整个车队协商后我们重新组合编队,由“城市农民3721”带领1队由南坡登顶,而由我的NP300皮卡使用“4L”低速4驱,率领2队从貌似路况较好的北坡登顶。雪后的阳光有些刺眼,有些柔和的暧昧,蓝天下的山色彩迷离,车队再次前行着,向着梦想中的那个地方……

一路上,虽路途比较危险,但雪后的风景还是让我们驻足停留,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看意想不到的风景,这就是越野。相比城市中错综复杂、容易迷失的道路,相信每个山长水远到过这里的人,生命中就此多了一份厚重。

随车携带的GPS显示山路慢慢向前延伸着,与1队的无线电通讯很快就中断了,车队行驶至一个小山村中前方便没有了道路,经过向当地老乡询问,在村子的后面还有一条上山的路,经观察比较平坦,但是危险已不知不觉的在前方浮现。

由于我们是从北面进行的登顶,山脊受太阳照射的较少,崎岖的山路上冰雪并未消融,经过车队的碾压开始凝结成湿滑的冰面,整个北坡上的车队开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混乱,有些车辆开始使用防滑链,相互探路推车中也充分展示了帕拉丁车主团结互助的精神。



这辆车在通过一个比较急的弯时由于速度稍快,弯后又有冰面斜坡,车子打滑急速滑向了路基,险些发生意外,车主自备了牵引力达到2吨的“手葫辘”开始了自救,同时使用另外一台车辆的绞盘作为“打桩”,依靠自身的“4L”档位,脱困回到了主路。4驱不是万能的,但是关键时刻没有是万万不能的,那时那可是救命的东西啊!

随着登顶路线向上延伸,令人惊喜的是我们与1队的无线电通讯逐渐开始恢复,虽然我们相隔已经不足3公里,但此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气温下降的也非常快,经过与2队全体成员协商,决定放弃登顶沿原路返回。2支车队在山脚下汇合时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大家小心地向温泉酒店进发。

温泉酒店在“京北狩猎场”的山沟里,经过一天的跋涉,大家在酒足饭饱后纷纷睡去。而我却没有睡意,又来到外面,大致检查了一下NP300,心中对于这个柴油机器明早是否能够顺利启动有些忐忑,毕竟离开北京前在中石化加的是-10号柴油,但想到发动机装备了“日立牌”寒带规格双电瓶和气缸预热系统,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睡去了。

第二天  最长的一天------都是‘-10号’柴油惹得祸

伴着清晨的寒风,早饭后大家集合热车准备出发前往“老掌沟”进行穿越,而NP300车内的温度显示-22度,车内存放的矿泉水已经结成了冰晶。

我将NP300打开了预热开关,2秒钟后车子一下子就启动了,发动机转速被强制性拉到1500转,发动机传来了柴油机特有的“哒哒……”声。



几分钟后我将预热开关关上,转速恢复到了800转,机器运行稳定,心中暗自窃喜,终于没有让我失望。

收拾完行李,早上9点车队整装待发,可就在这时我的车子出现了供不上油的现象,我心中一颤,完了,车子刚才热车时燃烧的是柴油滤芯中的那点油,而现在尚在油路中的-10号柴油结蜡了,车子转速越来越低随即熄火。为了不影响整个车队的行程,我建议车队先行离开继续进行“老掌沟”穿越活动,我留在当地自救同时寻找-35号柴油进行混和。

经过了解,据酒店6公里外有供应-35号柴油的中石化加油站,我当即雇了一辆“黑的”前往油站用油桶给车子混和了约3升的-35号柴油。同时又让ID:“小马229”去用酒店锅炉房里的炭火放在车底油箱进行加热,可是事实证明在野外寒冷西北风中用这种土方法根本不起作用,炭火的温度随风迅速被带走,根本没有起到加热油箱的作用。但庆幸的是随着太阳的升起,周围的温度开始有了缓慢的上升,我们坐在车里尝试性的进行着车,车子还算争气,喘震的又着了起来,但是在行驶了约100米后又停了下来,在山沟的坡道里,我们不断的尝试,随着车外的温度逐步上升,车上的油路也一点点的融化,柴油发动机不同于汽油发动机是没有火花塞的,完全依靠起动机压燃启动,我们也害怕电瓶会因为不停的启动而亏电,只好每隔10-30分钟就启动一次发动机,车子就这样,100米100米的艰难的向山坡外移动着。

出了山谷后车子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启动能力,这也让我继续保持着对NP300的信心,时间到了下午16:30分,太阳也逐渐开始西落,前方就是加油站了,这时从“老掌沟”穿越的帕拉丁车队也回到了我的车旁,用拖车绳把车拖到了油站里加满了-35号柴油。

可是车子依然没有顺利稳定的着车,我们决定继续拖车前往1公里外的一个修理厂,试图找找“喷灯”来烤烤油路,但事情发生了意外的转机。这个修理厂是有暖气的车间,NP300 在进入车间5分钟后我再次尝试性的打开预热开关,旋转钥匙开关打火着车,发动机预热系统逆转乾坤,随着起动机的转动,车子整个的油路经内部回油管充分混和了-10号和-35号柴油,发动机又顺利的燃烧了起来。车子开始 “哒哒……”的启动了。我们高速行驶追逐着前方帕拉丁的车队,向北京方向返程而去。

笑傲山林旷野间,浮云漂泊本无边,天涯游子君莫问,五湖四海任我行。伴随着初冬的第一场雪,2天的行程在艰难和快乐中就这样度过,夕阳下,回想这次的赤壁之行,那远山、那星空、那雪后空灵、宁静的夜,只有到过的人才能体会到,期待着下一次狂野拉丁的车友们再次并肩,一路风景一路歌去征服前方未知的路。

后记:
在第2日我们和目前全中国最贵的皮卡相处了漫长而寒冷的一天,从早上9点到下午17点这一天时间车外温度基本上都是-15度以下,柴油发动机不同于汽油发动机是没有火花塞的,完全依靠起动机压燃启动,我们累计使用起动机着车的次数不止五、六十次,如果使用常规的单电瓶预计早就电池亏电了,没有这可靠的寒带双电瓶和发动机气缸预热系统的帮助,我们是很难自己从山谷里出来的,也许还需要在野外艰难的到处找救援车拖出来,但是更重要的是要谴责自己的经验主义,没有及时添加混和-35号柴油也是导致这次深山寒冷的环境下油路、油箱结蜡事故的发生的原因。以前总是听别人说冬季柴油车会冻住,没有料想到自己的柴油车也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原以为单依靠发动机气缸预热系统会帮助脱困,但是事实证明双电瓶系统和发动机气缸预热系统结合的匹配恰恰是缺一不可的。各位朋友啊在今后的野外出游活动中一定要提前添加-35号的柴油,一定要注意油路的保温,其实任何车子都是有缺点的,但是只要你用心对他,他就会成为你可靠的朋友,NP300 虽然价格很高,但是其匹配的高品质部件的可靠性却是你脱困的法宝。






 关注郑州日产
微博
微信
微信服务号
豫ICP备18006851号 400-699-9766
豫ICP备18006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