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返回

SINA:挑战沙漠—郑州日产帕拉丁赛车手

发表于:2004-11-16 00:00:00 来源: 点击量:0 点赞(0) 分享(0)
  大家好!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欢迎大家在今天早上作客新浪嘉宾聊天室,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即将代表郑州日产出席2005年第27届达喀尔拉力赛的车手,先请四位嘉宾和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

  徐浪:大家早上好!

  胡学军:早上好,非常感谢新浪,我是郑州日产市场部的经理胡学军,也是2005年达喀尔拉力赛的领队。

  卢宁军:新浪的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和大家接触和聊天。

  周勇:大家好,我是周勇,很高兴作客新浪,我们准备参加2005年巴黎达喀尔的情况。

  主持人:徐浪是第一个和大家打招呼,但是忘了介绍自己的人。

  卢老师已经是第几次来新浪嘉宾访谈了?

  卢宁军:非常荣幸已经是第4次了,前面两次也就是2003年介绍帕拉丁的准备情况,包括我们的战术安排,还有一次是从巴黎达喀尔回来以后,一个体育的评选,因为我们在巴黎达喀尔的表现,我也同样带着车队在这里作客,这已经是第4次了。

  主持人:每一次是不是都有新的感觉,自己所处的状态,比如说参赛之前和之后,感想都是不一样的?

  卢宁军:参赛之前的希望比较多,期待也比较多,那个感觉浓一点,但是比赛回来之后,还是带着疲倦来,但是心情完全不一样,回顾的多一点。岁月不同,时光不同,我们又要迎来伟大的27届巴黎达喀尔比赛,和上次第26届有所不同,这次我有两个新的队友,周勇是2000年全国拉力赛的冠军,是非常优秀的车手,徐浪也是非常有潜在发展的一个年轻的车手。有这样的队友,我的心情就更不一样了,一样是去年我们的领队是胡学军,今年还是胡学军,非常高兴我们两个人肩并肩走完第26届巴黎达喀尔,剩下就是期待了。

  主持人:今年郑州日产的参赛和去年相比,在赛事的准备上和投入上有什么样的变化没有?

  胡学军:变化是比较大的。2003年准备2004年达喀尔拉力赛的时候,时间非常的紧张,车辆准备,包括其他的后勤保障都做的非常的仓促,包括招商也是比较仓促的。今年准备的时间比较早,从车辆的准备上,我们这次2005年达喀尔拉力赛,我们有三辆参加二组的车辆,有两台帕拉丁,一个是徐浪,一个是周勇,他们两个开,车辆比去年增加了。另外包括后勤准备和车辆的改装和车手的训练,包括前期新车手的选拔,新浪当时你也参加了他们的车手选拔,也看到了他们选拔的过程,今年也花了很长的时间。从2004年8月初,我们在全国十几个地区进行了初步的选拔。当时选出了20名车手到了郑州,在郑州我们做了一个最后的选拔,当时我们邀请了日本的世界冠军,他多年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另外一个是法国的都世德,他也是达喀尔T组的评委,我们的选拔是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有四位车手,包括徐浪、周勇,姚金东,李继程,他们四位车手参加了在摩洛哥的最后的训练,最后选拔出新的车手和老卢一起参加比赛。

  另外还有一个候补的车手是姚金东,他今天没有来,是这样的阵容。应该说从方方面面来说,准备的比去年充裕得多。

  主持人:据您刚才所说的这些,在我看来郑州日产为这次比赛应该是下了相当大的功夫,你刚才提到全国的车手选拔活动,最后的决赛我也是亲临现场,在那里看到了可以说有点残酷的最后的选拔过程,我想请问一下二位最终脱颖而出的胜者,当初是处于什么样的考虑来报名参加这个选拔活动的?

  徐浪:因为最早我参加拉力赛也是因为我年纪比较年轻,我是看着卢老师最早的汽车拉力赛,在他的熏陶之下,才会去考拉力赛,以前对达喀尔有一点了解,因为它是世界上最有强度的比赛,特别关注是因为卢老师去比赛,我们在中央电视台每天看他的比赛,所以说对达喀尔就有比较深刻的印象。

  在这次帕拉丁选拔,刚好在浙江赛区的时候,是我一个以前拉力车队的队友,他在组织这样的选拔活动,他叫我不要轻易放弃任何一次机会,所以说我能够走到现在,从最初的选拔到郑州,到摩洛哥能够走到现在,都是有很多我的朋友,在帮着我,我才可以走到现在。

  周勇:他说的我也有同感。但是我补充一句,引用一句话,巴黎达喀尔这个赛事的创始人的一句话,他说:“巴黎达喀尔对于没有参加的人来说,是一种梦想,对于要去参加的人来说是一个冒险。”其实巴黎达喀尔就是我的梦想,所以这是我参加它的原因。

  主持人:二位感觉他们的选拔活动的难度有多大?

  徐浪:应该是挺残酷的。因为都是在全国各地选出来的一些车手,还有我们在国内跑拉力的很多朋友都在一起,不是说自己开的车多好,是因为有别人来选我们,我感觉应该是挺残酷的。

  主持人:周勇,在北京的初选,比赛是一个越野的场地里面进行的?

  周勇:对。

  主持人:这对你最早跑场地,后来跑拉力来说,是不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周勇: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因为我也很喜欢越野,只是没有机会参加,这回有机会参加,我非常的开心,尽力而为。

  主持人:据我所知,四位车手最终选拔出来之后,郑州日产还特地把他们带到法国和摩洛哥进行适应性训练,首先请胡领队谈一下适应性训练的情况。

  胡学军:国内的车手特别是我们选拔出来的几位车手,大部分都是以前跑拉力赛和跑场地赛的车手,中国没有类似于达喀尔拉力赛这样的比赛,所以说这些车手虽然在国内的水平很高,但是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他们还没有经验,特别是在沙漠的赛道上,他们是没有经验的,除了老卢参加过这样的比赛,其他的人是没有这样的经历的。这次也把他们四位当时的预备车手带到法国,又到了摩洛哥进行了为期两周的适应性训练,主要是让他们适应沙漠这样的地形,沙漠赛道怎么样处理,他们在这次沙漠的训练上他们的收获非常大。

  主持人:卢老师你咱们一个已经参加过比赛的前辈。

  卢宁军:前辈不敢。

  主持人:对于这种比赛是拉力车手更能适应一些,还是场地车手更能适应一些?

  卢宁军:从沙漠、沼泽和戈壁这种情况,对越野的车手,是有一定优势的,翻越沙丘我们平时是遇不到的,越野赛的特点是很多情况下没有路的,或者是道路以外的比赛,拉力赛是能通行的较好的路面上进行的,但是拉力选手所进行的有很好的速度感,对车的认识和理解是很好的。巴黎达喀尔的比赛是综合的,既有拉力赛的路,也有越野赛的路,要求你要有很好的效率,同时又要求你有更高的平衡能力,非常综合。巴黎达喀尔的历史,巴黎达喀尔的比赛,包括巴黎达喀尔所形成的一系列的东西,对于一个车手来讲,或者是对于一款车来讲都是有特殊要求的。

  主持人:想问一下新入选的二位车手,经过这半个月的适应性训练,你们二位对于巴黎达喀尔有没有什么新的认识,或者说对于这一路上可能遇到的新的困难有没有什么新的准备?

  周勇:这次训练为期两周,对沙漠有一定的了解,首先我们对沙漠是缺少水源,容易迷失方向,产生危险等等有所了解,但是通过培训,教练由浅入深,让我们知道了更多的野外生存的一些知识,知道了这一些方面的技术,还有关于沙漠驾驶的一些技术,包括一些夜间在沙漠驾驶的技术。所以使我们对沙漠和狂野中的驾驶有了一定的了解,使我们觉得在沙漠中驾驶,当然困难是有的,经常会挖沙子,经常会拖车什么的,大家齐心协力一起来互助,既练了自己的驾驶技术,又训练了团队的凝聚力,我觉得是受益匪浅。

  主持人:徐浪据说你是浙江人,江南水乡出来的人,对马上要开始的沙漠之行有什么想法?

  徐浪:因为我以前没有见过,看都没看过。这次去摩洛哥看过两个沙漠,沙比较硬,车在上面行走的时候,陷的概率小一些,后来教练带我们去了在达喀尔中最难的沙漠,那种沙漠车一进去,稍微思想不集中的时候,车就会在一些斜坡上就会陷,沙就特别容易陷车。在它行走的路线上,我们所说的检查点,他给我们设置了一些检查点,让我们四个人每个人在前面带着路,应该怎么找线路。因为在沙漠里一望无际,你要在那里选择一条比较正确的道路,我们在教练的指导下,学到了很多这方面的经验,给我感觉应该在巴黎达喀尔当中,是对我们完成比赛来说应该是帮助很大。因为我们还有第二次的培训,我希望在第二次去摩洛哥中的培训会学到更多的有利于我们完成比赛的一些知识。

  主持人:这次郑州日产参赛和上次有很大的不同,有了前期的适应性训练的过程,问一下胡领队,我们这边是处于什么考虑,特定安排了两轮在当地的适应性培训?

  胡学军:去年主要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更多的安排这样的训练。今年时间比较充裕,另外因为我们毕竟是第二次参加,我们所有的工作要准备得更细。今年车辆增加,车队的选手增加,我们也想取得更好的成绩,或者说我们也希望三辆车都能够跑完全程,跑完全程实际上是非常高的目标。在提前他们两周的训练,我们还要安排12月初三位车手到摩洛哥和他们的领航在摩洛哥再进行一周的训练,当然了这个训练完了以后,还要到车队里面跟车队他们的车和车队的一些其他的后勤人员进行一些磨合。

  总得来说,做这样的工作是为了我们的车辆能够跑完全程,也为他们取得好成绩提供一些必须的、必要的支持。

  主持人:卢老师去年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比赛,当时虽然是跑完了全程,但是集中肯定有很多非常困难的地方,您认为作为头一次参加比赛的车手,尽管经过了这么多的培训,他最有可能碰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卢宁军:我觉得从我第一次跑的情况来看,我觉得给自己定位和自己确定一个可行的合理的,而且是非常适合巴黎达喀尔的目标是非常的重要。任何的事情你要明确自己要干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作为我们这个车队来讲,刚才胡队长也讲了,我们给自己我们自己定位为非常高的,应该说是在巴黎达喀尔的路上很难做到的这么一个目标。我们梦想我们这三台车都能跑到达喀尔,我们首先定了这个目标,这是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行为,包括我们的维修和准备就要朝这个去努力,目标是第一。

  第二要去找点,这个点也是不容易的,因为巴黎达喀尔这个路线第一长,第二难,再一个温差大,消耗的体能也是非常惊人的。应该说是完全在体能透支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些内容是互相的咬合,互相的穿插,或者在比赛当中互相的变化的,巴黎达喀尔这条路上变数太多了,不可预见的东西太多了。有了这个目标,我们要把这个点找到,这个平衡点找到,我想对于我来讲,或者说对于我的两个队友来讲,包括对于车队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我们还是需要去研究。因为巴黎达喀尔永远是不会一样的,就像我们今年20岁,明年就21岁一样,当然不是21岁了。

  如果顺利的话,在比赛的前半部分,我们能够清醒地把我们的目标熔化到我们车队每一个人,每走的一公里,包括我们操作车的每一个动作上去,那就是非常好的一个情况。在前三分之一的赛段里面,我们如果能找到这个平衡点,我们找到这个巴黎达喀尔的节奏,同时我们又找到了合理的速度,和我们的车有一个非常好的、融洽的交流,人和车和维修,和车队的指令能融合在一起的话,应该说就完成了一半。

  到比赛完成三分之二的时间,我觉得后半部分是要注意车辆的,因为撒哈拉,说老实话,非常残忍,非常容易让你忘记在干什么。后半部分我们重点对车辆进行一些保护的措施,这样的话,看能不能实现我们的一个目标。

  主持人:你提到特别要注意车辆的保护,徐浪,据我所知你开车一直很猛,这次准备在自己的驾驶风格上有没有新的变化,或者说有意去慢一点开?

  徐浪:我们在摩洛哥,教练除了沙漠,还针对一些赛段让我们驾驶,他在前面指导,应该怎样处理前面的情况,在摩洛哥的培训,对我们完成达喀尔这次比赛有很大的帮助。我们的教官有很多年的比赛的经验,他说的一些东西我都有一些记录,怎么样在沙漠的赛道上开车,他都说的非常的详细,在那边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还希望用得到,还有我们的卢老师,他每天都在跟我们说他的一些驾驶经验,应该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因为他去年去比的时候,什么都是零,我们有他积累的一些经验,所以说我们应该对我们去完成巴黎达喀尔会有很大的帮助。

  卢宁军:徐浪和我们几个在聊天的时候也在讲,徐浪开车他的风格应该说是一种勇猛了,因为和他的年龄,参加拉力赛的时间不长可能有关系。世界上的拉力选手通常都是这样的,在刚进入拉力赛有一定成绩的时候,勇猛无比,往往这种东西伴着来的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故和意外,他也表示这次巴黎达喀尔要努力找一个合理的速度,同时在车队整体的安排的情况下,执行好这个车队的战术意识。因为我们的目标现在都非常的清楚,我们是希望我们的三辆车都能看到达喀尔的风景。

  主持人:周勇,你原来跑的长度可能在十几公里左右,现在一跑就是十几万公里,每天的路程都要比整个拉力赛的路程要长,你应对这种挑战,自己从心理,从身体上有没有做一些比较特别的准备?

  周勇:身体的准备和心理的准备都是非常必要的,对于刚才你提到拉力赛,我们以前参加世界锦标赛,这种最高级别的拉力赛的时候,最多也是三天,赛程差不多1500公里左右。但是对于巴黎达喀尔来说,一天说不定就可能会非常的长,很有可能接近这个数字,所以说要跑16天,中间可能有一天的休息,从1月1号开赛到16号结束,2005年是16天,中间可能有一天休息,那15天必须合理的分配自己的体能,要非常留意车的变化和你驾驶的时候那种感觉,所以我觉得在开赛之前,当然我们还有一次在国外的二期的培训,我们现在也要加强对自身的耐力的训练,力量性的训练等等,还要经常温习一下上次培训的时候,教练教给我们的培训内容。

  主持人:我打断一下,挖沙子是不是日常训练的内容?

  周勇:这个在沙漠里面驾驶的时候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我们是刚开始,即便是老手都有可能陷在沙子里,对于我们来说挖沙子就跟家常便饭一样,想一想如何尽量小挖一点沙子,多节约一点时间,教练教我们的时候,告诉我们,如果你的车不小心陷在沙子里面,你首先用简短的时间判断你的位置,然后再去挖。

  主持人:刚才三位车手谈了很多自身的因素,也就是人的这方面,但是还有一方面是物质方面的准备,我问一下胡领队,在车辆的改装和准备方面,包括后援有什么样新的变化?

  胡学军:今年的车辆改装,在车辆的动力性和传动系统,包括悬挂系统这方面都做了比较大的工作,车辆应该比去年那个车应强劲有力,更强大。当然今年老卢开的是另外一款车,这个车本身的发动机排量就是4.8升,动力是非常强劲的。从车辆的保证上是比去年有很大的提高,从费用的花费上也是去年的N倍,应该说硬件上,从我个人来讲,是比去年做的好得多。

  应该这样说,中国目前最好的车手和中国生产的最好的SOA一起去达喀尔,去2005年的达喀尔,我非常有信心,他们能够跑完全程。当然了,达喀尔这个拉力赛,每年的情况都不一样,即便是老卢去年我们参加过一次,我也领略了达喀尔漫漫征程路上的艰辛,虽然有去年的经验和基础,但是今年我们还是应该从零开始,因为完成比赛需要有很多因素,包括天时地利人和,你准备再充分,调整再到位,世界一流的车手,和世界一流的车辆,也不敢保证能够完成比赛。

  主持人:刚才三位车手已经谈过自己的目标了,但是有很多的网友可能觉得不过瘾,完成目标只是车队给规定的一个目标,真正在自己的心里的目标,或者说是期望是什么样的?自己头一次参赛只是觉得能够完成比赛就可以了,还是希望拿到比较好的名次。因为我知道头一次参赛能完成比赛就是很不容易的事了,既然有网友问,请三位结合自己的体会谈谈?

  徐浪:我先说,我年纪最小,我没有真的去想过,会达到什么目标,我只会尽自己最大的所能去开好车,享受这个比赛。

  卢宁军:回答这个问题比较难,因为巴黎达喀尔我经历过,我知道在这个比赛当中,你要付出多少,要遇到多少困难,可能我在2004年巴黎达喀尔的路上遇到的困难是这次比赛当中十分之一,也可能我的运气比较好,很多情况下我避开了困难,或者说困难没有碰到我。要是参加27届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困难,有的时候可能更难。我光有一腔热血,多么强劲的体能是不行的,我们要面对这个现实,如果说巴黎达喀尔这么容易,今天不会有这么多车手参加,为什么有这么多车手参加,就是因为它难。今年还是努力想尽一切办法试试看,自己尽可能完成,如果能完成了,名次就不会太差。

  周勇:卢老师也讲过,比赛中不可预见的东西非常多,对于像我这样的巴黎达喀尔的新手、新兵来说,前方到底是什么,充满了太多的未知数。在上次培训的时候,教练也特别告诉我们,你的定位,也就是刚才卢老实说的定位,你给自己一个很好的定位是很重要的。你上来也许你有能力,车也有能力,你上来体能也可以,你这时候拼命跑,也可能跑了一个很好的位置,但是你想过之后,后几天后三分之一比赛的时候怎么办,那时候车辆和你自己不是想像的状态了。这就是刚才我们反复讲过一个合理的定位,一个体能的分配。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就是非常艰难的任务,就是三辆车一起到达达喀尔,如果能做到这个,不是每支车队说能做到就是能做到的,它是非常高的目标,这是我唯一的目标,当然中间会出现很多不可预料的情况,我们要竭尽所能克服它,至于结果是什么不要考虑,尽自己的所能完成好每一个赛段。

主持人:只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跑,能拿到什么名次,或者是能不能完成比赛这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跑出自己最好的水平,问心无愧。

  网友:我想自己看比赛,需要什么样的手续,您清楚吗?

  胡学军:如果在欧洲看比赛,只要你有去欧洲的签证,得到签证就可以去看,今年首发是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在这儿看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是非洲就比较麻烦,那边的交通条件不是特别好,如果想去,也可以看达喀尔网站的整个路线,到时候会有一些我们叫宿营地,一般都是在国际机场,如果他有非洲的签证,像摩洛哥,马里这些国家的签证就直接飞到国际机场可以看到。

  主持人:在这里我跟各位网友说一句,如果你到不了现场,也可以在我们新浪网上看到最详尽的报道。

  网友:三位车手,特别是卢老师,一路上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卢宁军:生命危险那是毫无疑问的,已经举行26届了,我们马上要翻开27届,在这26届拉力赛当中,有很多人已经离开了我们大的队伍,死了三十几个人,非常困难,来自于事故,来自于土匪,恐怖分子都会有,这是一种危险。

  另外这种危险,就是我们作为运动员来讲的危险,就是特殊比赛的危险。我认为作为一个职业人来讲,可能后面这个危险对我们来讲更危险。

  主持人:请问一下徐浪,你这次参加比赛听说还有不少的轶事,你是在过生日那天得知自己入选的?

  徐浪:巧是巧在我去郑州区选拔的时候,去抽签,在那边选拔也是一个小型的越野比赛,我们在抽签的时候,抽号码,每个车手的号码,当时我一抽签抽到了27号,刚好是我们要参加的也是27届,给我感觉就是一个巧合,我的生日是11月11日,我们本来去摩洛哥培训完以后,本来结果要在10号公布,后来10号没公布,到了11号给我打了电话说徐浪你入选了,我感觉在我生日的时候,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是非常好的生日礼物,这都是比较巧的事,给我感觉我和巴黎达喀尔非常有缘。

  主持人:周勇,你有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他自己很希望参加比赛,可能由于很多原因没能去成,把他的愿望都交给了你?

  周勇:对,我平时喜欢打羽毛球,那是我打羽毛球的朋友。他也参加过几次拉力赛,他很喜欢汽车比赛,有一次打羽毛球的时候,他听说我要到国外进行培训,他的年龄比我大,他说兄弟,巴黎达喀尔也是我的梦想,可是这一辈子,我是没戏了,让我一定努力争取这个机会,他把他的希望放在我身上了,非常好的祝福,我在此也感谢他。

  网友:胡领队,看起来比去年参赛的时候胖了一些,能不能谈一下当地的伙食问题?

  胡学军:达喀尔组委会在整个比赛期间,后勤保障非常好。

  第一,我们不太喜欢吃西餐,特别是在达喀尔比赛期间的西餐,法国人和意大利人认为那种西餐他们都吃不下去。每天要在车上面坐着跑一千多公里,回到营地都比较晚。

  再一个比赛期间也很紧张,因为你要一直要盯着老卢什么时候回来,饮食可能不是特别想吃饭,那时候瘦的很快。后来以后,我想这是挺好的事,回来以后反弹也很厉害,本来一些减肥成果,马上又反弹回去了,我想这次去达喀尔拉力赛和他们一起去,一个是要争取完成公司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另外也借此机会自己再一次减肥。

  主持人:这次是三个车手,效果可能更明显一些?

  胡学军:是的。

  主持人:但是也请您注意自己的身体,因为随行的工作人员和记者,包括像您这样的领队,可能付出的心血不比他们的车手要少。

  胡学军:谢谢。

  主持人:卢老师参加比赛的时候,饮食是怎么解决,车手一天要开十几个小时的车,不可能停下来吃东西?

  卢宁军:去年12月初去了法国,到了美丽的法国以后,我发现没有什么吃的,中餐很少,老吃西餐,长期吃不爱吃的东西,首先量降低了,再一个不可口,我的体能也随之下降。在比赛开始,我们就吃了大会供应的食品,大会供应的食品和饭是更难吃,其实在比赛当中,体能迅速的下降实际上是与吃不上可口的饭菜有很大关系,还有一些膨化食品,还有一些压缩的高能的食品。在比赛当中,支撑我们能够继续完成比赛,继续往前走主要的东西不是吃的。饭是实在不行,意大利粉真的很难吃。但是在途中,胡经理给我们做了两次方便面,但是在沙漠里面风很大,炉子点不着,也没吃上,我们到了宿营地以后,自己到街上找中餐吃,狠狠吃了两顿,很不错。

  胡学军:今年我准备带更多的方便食品,带更好的汽油炉,争取每天回来的时候,能够让他们最起码喝到中国的酸辣汤,吃点方便面。

  主持人:这也是能使三位车手顺利完成比赛的有利的后援保证。

  胡学军:到时候我要改当厨师。(笑)

  卢宁军:体能在巴黎达喀尔是最重要的,一个是睡觉,如果你今天晚上睡不好,明天完成起来特别的吃力,如果你体能下降,就很难保证你的安全性。很多时候出事故是由于你的体能下降,并不是道路难了。你一天一天往上摞,路还是难,但是我们的体能下降了之后,路就变的更难了,有很多的车手并不是摩托车有故障,是因为自己的体能下降了,连车都扶不起来了。有很多的车手的体能下降,连他的判断能力,他的反应能力,包括你驾驶车的能力,完全发生了变化,我和胡经理也深深体会到这一点,这次我们也重点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也不是一句话的,我想酸辣汤、红烧肉,我们准备搞一点。

  网友:在沙漠里面,景色在很长时间是一成不变的,再加上体力的透支,很可能开着开着就不知道开到什么地方去了,导航的问题两位“新兵”能不能谈一谈,在训练的时候有没有接受这方面的培训?

  徐浪:有两个教官跟我们在这方面有一些交流,一个是GPS,还有在你GPS失灵的情况下,怎么样利用地图的经纬度去找自己所在的位置,怎样看地图去找想要去的方向,这些在摩洛哥训练当中都有。在对路的一些了解跟认识,也利用一些旧的露宿,在旧的赛道上试,试了有两天,对这方面有了一些了解。

  第一次培训的时候基本上跟领航在一起,希望在第二次培训当中,跟领航更加默契。

  主持人:这次的领航员都是法国人吗?

  胡学军:卢宁军的领航员是意大利人,是参加过很多年达喀尔拉力赛的车手,而且也是参加国际上很多赛事比较多的车手。周勇和徐浪的领航是法国人。

  主持人:周勇据说你的英文不错,这次跟法国人打交道有没有什么准备?

  周勇:因为很多的法国人不怎么会英语,当然有些法国人还是英语不错的。我们也要做一些积极的准备,比如说我们在培训过程中接触都是法国人,不自觉就在一种法语的环境里面,经过15天的培训,也使我们掌握了不少的法语单词,主要是在比赛当中用得到,比如说方向、加速、减速等等一些比赛专用的词语掌握了一些。

  主持人:最重要的一个词是哪个?频率最高的又是哪个词?

  周勇:就是左和右,还有左转,右转,制动等等。

  主持人:会不会需要几百页那样写?

  卢宁军:不会那样写的。

  是用三个方面来写的,一个是经纬度个;还有一个是路线当中的路数,那时候标一个拐弯没有,只是标上去你朝哪个方向走,这个方向是由经纬度来决定的;还有一个GPS,这个箭头指哪你往哪走,你就不断开着就行了。它是用三个方向来指挥你往哪儿走,和拉力赛不同,你说的那种情况几乎是没有。

  网友:听说沙漠苍蝇特别多,是不是这么回事?

  卢宁军:没错,我举例子,在北京吃一块面包,如果有苍蝇落下来,就把这块揪下去,如果在那边你如果这样的话,面包就揪光了。

  周勇:吃苍蝇没有问题?

  卢宁军:不是,苍蝇落下来吃完了没有问题。

  沙漠里面没有污染,你从达喀尔走过之后,可能要等到下一届达喀尔再走,苍蝇是完全没有污染,绿色的。

  胡学军:真正比赛的时候,到了1月份,那边也比较凉快,宿营地的温度不是那么高,苍蝇虽然很多,可能会比训练的时候少。

  主持人:徐浪作为一个中国人,到那边感觉最不适应的是什么?

  徐浪:我感觉还可以。

  主持人: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胡学军:徐浪是吃西餐没问题,天天吃面包都没问题,估计语言是比较大的问题。


  徐浪:语言上比较差一些,我现在正在努力学一些简单的法语。

  网友:徐浪今年除了参加拉力赛,还是参加了一站还是两站的越野赛?

  徐浪:参加了全国的一站越野赛。因为以前越野赛只是听说很热闹,从来没有参加过。我们只是跑自己的拉力赛,后来参加帕拉丁的选拔,选拔完了之后,一直在家里面也没什么事,刚好跟我们一起选拔的车手叫做李继程,他是国内越野赛车的高手,所以说加入了他的一个车队,跟他去武汉跑了一场越野的比赛。

  主持人:这样看来,你们四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是竞争的,但是互相帮助的地方也是很多的,就牵扯出了一个话题,达喀尔这个比赛,远远不是一个个人的项目,他需要几十人,甚至是上百人的协作,才能保证有几个人跑到现在?

  胡学军:后勤保障、飞机等等几个方面组织起来是非常庞大的系统工程,而且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员在一起来进行协作。当然在一个车队里面也基本上也是这样的,车队里面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各个国家的人都有,如果没有一个团结协作,互相帮助和互相支持的精神,达喀尔拉力赛就失去了意义。不同的车队之间、队员之间、车手之间的互相帮助也是经常发生的,包括去年老卢在帕拉丁车队,见到中国的车手罗丁有些情况他也进行了帮助。

  卢宁军:达喀尔拉力赛是人类向自然的一种挑战,达喀尔的拉力赛能举行这么多届,在世界上影响这么大,就是因为它是全世界越野车的奥运会,说老实话,很多人抱着这个态度和思想经受考验,挑战自然,挑战自我去的。在这样一个大的队伍里面,我充分的体会到了人与人的一种最自然的、最内心的、最深层的关爱和团结互助,还有帮助。我帮助别人,别人也帮助我,我帮助别人留给我的是快乐,人家帮助我的时候,我是一片谢意。我在去年的比赛当中,我被沙子拖了无数次,挖也挖不出来,真是绝望,我要往前走,哪怕往前走一步,你陷在沙子里面,别人帮助你,你真的感激他一辈子。我现在常常回忆起来帮助我的笑貌,帮助完我的时候,我握握他的手,他的手是那么的油腻,他帮了人,别人向我招手,我心里面是很高兴的。巴黎达喀尔就是你帮助我,我帮助你,包括记者,包括网络的先锋网站,他们都在那里,真的体会到了人类的本能的友情和友谊,共同为了一个目标,朝一个方向,我觉得实在是快乐,让人激动。

  主持人:三位车手开的三辆车最后有没有可能在路上相遇,或者是怎么样,因为我不太清楚发车的安排?

  胡学军:刚出发的时候有一个排序,组委会根据他们得到资料的情况来排序,我估计老卢会比这两位排位靠前。但是在比赛当中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情况,他相信他们有碰面的机会,特别是周勇和徐浪很有可能他们的车号连在一起,前期出发的时候,连在一起,根据几天的比赛,发车会有差别,但是差别并不是很大。在整个赛道上,他们会经常看到对方,我想如果他们能够经常在一起,一起走的话,可能会对我们的比赛会有很多的帮助,特别是两位新车手第一次参加比赛,有一些情况,两个人可以互相交流,包括他们的领航之间也可以互相交流。当然老卢如果在前面,稍微快一点,他们稍微慢一点,能够在一起跑,我觉得是最好,老卢是一个领头羊,他们在一起,这样的效果最好。

  主持人:现在时间差不多了,能不能再请几位说两句?

  胡学军:非常感谢新浪给我们这个机会,感谢广大网友对我们郑州日产帕拉丁车队的支持,我们一定要争取三辆车跑完全程,用成绩回报广大网友和回报全国支持我们的朋友们,谢谢。

  卢宁军:2005年达喀尔拉力赛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挑战,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前面就是达喀尔,让我们一起走。

  主持人:我们今天也非常感谢四位能够作客我们的聊天室,也祝郑州日产的“三剑客”,驾着三架马车最后一起到达目的地,非常感谢来到新浪的嘉宾聊天室。
 关注郑州日产
微博
微信
微信服务号
豫ICP备18006851号 400-699-9766
豫ICP备180068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