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返回

SOHU:帕拉丁车队参加达喀尔拉力车手聊天实录

发表于:2004-11-16 00:00:00 来源: 点击量:0 点赞(0) 分享(0)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参加明年达喀尔拉力赛的三位中国帕拉丁的车手,卢宁军先生,徐浪先生,周勇先生以及郑州日产市场部的胡学军经理,请他们向各位网友问一个好。

  胡学军:大家好,我是郑州日产的胡学军,很高兴和大家见面。

  卢宁军:很高兴来搜狐。我希望大家和我同行。

  徐浪:大家好!我是徐浪,很高兴和你们一起聊天。

  周勇:大家好,很高兴在搜狐汽车频道和大家一起探讨达喀尔拉力赛的话题。

  主持人:郑州日产在今年的达喀尔赛场上取得了非常举世瞩目的成绩。一个量产车没有经过多少的改装就成功完成了比赛,可以说是创造了中国的奇迹。请问你们这次参加比赛的初衷是什么?


  胡学军:达喀尔拉力赛是一个梦想,很多年以来中国的车手和企业没有在拉力赛上露过面,我们填补了这个空白。我们去年提出的口号是“参与就是胜利”。05年我们希望更多的中国车手驾驶帕拉丁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我们今天已经准备就绪,我们的徐浪和卢宁军以及周勇,将在12月份到达法国,进行下一步的训练,准备参加达喀尔拉力赛。

  主持人:今年郑州日产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搞了一场选车手的活动,我也有幸参加了这个比赛。您可以介绍一下选拔车手的过程和标准吗?

  胡学军:因为中国没有类似于达喀尔的比赛,所以中国车手的选拔是一个困难的事情。我们按照国际的惯例,邀请了12组的冠军,以及T组的冠军安得列他们有一个方案。首先是全国各地进行了13个地区的选拔,报名有一千多人,有400多人参加了初步的选拔,有20个车手到了郑州。他们都是按照专家的意见,根据专家的考评。有心理测试、体能测试、技术测试以及维护知识和语言等方方面面对这些车手进行一个综合的评估。最后是四位车手到了摩洛哥,进行了沙漠的训练,让他们对沙漠的理解和适应,以及拉力赛路况的情况,最后由徐浪、周勇两位选手和卢宁军先生,一起参加05年的达喀尔拉力赛。另外我们准备了一个后备车手叫姚金东。这是我们目前的情况。

  主持人:谢谢胡学军先生。请问老卢,您是去年驾驶国产的帕拉丁第一次参加的达喀尔比赛。请您介绍一下在您心理达喀尔这个比赛是一个什么意义和什么样的比赛?


  卢宁军:达喀尔是马拉松超级的比赛,是一个了不起的比赛。这个超长度,超难度,以及对运动员和车辆的要求之高,堪称世界第一位。也有人叫它是“越野车队的奥运会”。这个比赛的意义是人类向自然的一种极限挑战。通过这个比赛表现的是一种体育精神,是一种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的精神。是互相帮助,人最本能的团结友爱,大家共同唯一个目标让人更紧密的团结在一起的这么一个比赛。它本身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体育的范畴。我参加这一次,也不能太深,但是我觉得确实让我受到的很大的感染力。最后一个运动员来讲享受了体育竞技给我带来的刺激,和能发挥你的能力和意志力的同时享受这个快乐。达喀尔拉力赛是一个伟大的拉力赛。

  主持人:您去年成功的完成了比赛,明年你又踏上达喀尔的征程,很多的网友问您为什么再次参加这个比赛。你去年完成这个比赛今年肯定对你有更高的要求,去年不仅要求名次,可能今年您的车迷对你要求更高。

  卢宁军:最后一个职业人来讲继续参加比赛和继续参加达喀尔拉力赛除了我的梦想以外,我觉得是我的职业,我必须要参加必须走下去。我们和拉力赛以及这个车队都有一个很好的磨合。我觉得继续能去拉力赛是一个光荣。这个比赛已经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东西。继续参加这个比赛,实际上是一个体育精神,是体育运动的继续。我觉得走在达喀尔路上,在这个团队里面,和大家一起共同去享受在达喀尔拉力赛的努力之中,我觉得是我的快乐。

  主持人:可以说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您享受生活的一个乐趣。

  胡学军:很大一部分。

  主持人:徐浪是三个人当中最年轻的一个选手。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达喀尔这项赛事的?

  徐浪:在跑国内一些拉力赛,就知道这个达喀尔拉力赛,因为这个拉力赛非常的有名,是号称世界最艰苦的比赛。真正关注的是卢老师跑这个拉力赛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关注这项赛事。

  主持人:就是卢老师去了之后,自己也想试一试。

  徐浪:那个时候没有敢往这方面想,因为要投入很大的资金,有一个很好的厂商赞助你,才有可能去完成这个比赛。所以那个时候根本没有这个概念想这个问题。所以说这是我们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首先感谢郑州日产,再感谢卢老师。因为没有他第一次去比赛,或者是没有完成比赛,有可能厂商会撤退。

  胡学军:我们当时定的是三年的计划。我们的计划是参加就是胜利,没有说要跑完,当然跑完是很好的事情。但是跑完了是很好事情。

  徐浪:有他们的先河我们才有很好的机会。

  主持人:你这次是拉力赛中一员,从中国这么多的车手当中脱颖而出,你觉得你的优势是什么,意义作为一个车手的素质是什么?

  徐浪:体能很重要,以及对车的一种感觉。因为我从小就很喜欢开车,特别是热爱在沙石路上跑的感觉。这次有机会入选是运气吧。

  主持人:肯定还有实力。下面想问一下周勇,可以说周勇应该是国内跑拉力和赛车非常有名的人物,取得过多项比赛的冠军。我想问一下您,您能够成为达喀尔帕拉丁的车手,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主持人:以前有没有跑过沙漠比赛?

  周勇:没有。在这次培训之前我们全都没有进行过。

  主持人:这次都讲了什么?

  周勇:我们最终的训练地是摩洛哥。

  主持人:是不是去了一下比赛的现场?

  周勇:对,我们有一段路是真的拉力赛路上,但是每年这个赛事会一些改变。

  主持人:我们知道达喀尔的拉力赛绝大部分是沙漠,您可不可以介绍一下今年这个比赛给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卢宁军:最大的困难是不知道困难在哪里。因为每一天的比赛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永远是在一个未知的情况下,不知道前面是怎么样情况下在开车。因为每走一步就是试着往前探一下。这是我遇到的最大问题。其次就是生活问题,睡觉睡不好。吃东西也吃不好,因为是西餐。在比赛当中交流也有困难。我的领航是讲一口地道的法语,我是讲地道的汉语。说实话我们在路程当中也有一些不愉快。在比赛之间经常遇到陷车,因为技术、经验不够,就需要挖沙子。挖沙子我们有目的,这个车陷进去了我们两个人共同努力把它挖出来,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迷路,就是你想努力,想奋斗,有欲望,但是你没有方向。迷失了方向,这个可能耽误的时间更长。

  主持人:您当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卢宁军:我也挺急躁,我的领航也挺急躁。有的时候跟别人走,有的时候跟别人的车印走,还有问当地人,还给他们钱买路。还有一些幸运的机会,比如说裁判的车,记者的车,你就死死的盯着他们,他们也很精通路线。有的时候求助于服务车。这个问题说解决的很好的话会节约很多时间。

  主持人:车上的GPS是不是不够用了?

  卢宁军:有的时候会有悬崖、断崖,如果有经验的话,会知道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做。但是我和我的领航经验都不是很多。在这方面我们付出的代价很大。剩下就是在体力下降之后,一切变得非常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危险在哪儿。在车速开100公里的时候,体能不够了,判断力下降了,这个时候不知道,要躲避危险。从我们到达达喀尔的情况来看非常好。但是我们中间有很多问题。当然这些问题我们一一都解决了。通过我们的努力,以及车队的努力,我也是满怀歉意。

  主持人:周勇和徐浪,你们也参加了很多国内拉力赛,肯定也遇到一些迷路的现象,你们怎么解决?

  徐浪:我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在摩洛哥培训的时候,我们教练也教我们一些迷路,以及在GPS失灵的情况下,怎么以地图或者是地图的路标找自己的位置,寻找方向。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迷路的时候怎么样。特别是我跟我的领航在一起迷路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表现,因为自己没有这个经历。

  周勇:教练教这些课程的时候,说过虽然寻找方向是领航员的工作,但是车手有应该有这种经验。我们也是经历了这么我的比赛,如果两个人同时出主意这样的话迷路的概念就小很多。比如说用一些北纬的度数计算点,以及用一些点,看到一些路标,比如说山峰的位置在地图上寻找这些位置,通过我们测算这些点划算出来我们现在这个位置,找出我们的目标位置,就可以设GPS,找出这个迷失方向的路径。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你们的领航员好像都是法国人,你们二位有没有恶补一下法语。

  徐浪:周勇在这方面比较好一些。

  周勇:语言主要讲究的是一个环境。我们这一次通过这两周培训,因为我们的教练和翻译都是法国人,所以我们可以用一些法语。比如说可以有一些常用的词语。

  徐浪:(法语),就是左转的意思。


  周勇:首先我感觉到很荣幸,可以代表帕拉丁车队去参加比赛。因为我知道这个是我很早以前通过媒介、电视部分了解了这个赛事的情况,知道它是非常具有挑战性。能够参加这个赛事是我的一个梦想。以前没有敢往这儿想,因为参加这个比赛不仅仅是资金等等的因素。现在能有机会去实现这个梦想,进行挑战,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梦想,也是广大汽车运动爱好者的梦想。我觉得我们肩上的任务很重。所以在这里能做的就是加强我们身体素质的训练,对这个赛事进行一些充分的准备。但是即便你怎么样的准备,这个赛事的艰巨性是不可能预料所有的情况,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一定要尽力去做好这些。

  主持人:以前有没有跑过沙漠比赛?

  周勇:没有。在这次培训之前我们全都没有进行过。

  主持人:这次都讲了什么?

  周勇:我们最终的训练地是摩洛哥。

  主持人:是不是去了一下比赛的现场?

  周勇:对,我们有一段路是真的拉力赛路上,但是每年这个赛事会一些改变。

  主持人:我们知道达喀尔的拉力赛绝大部分是沙漠,您可不可以介绍一下今年这个比赛给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卢宁军:最大的困难是不知道困难在哪里。因为每一天的比赛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永远是在一个未知的情况下,不知道前面是怎么样情况下在开车。因为每走一步就是试着往前探一下。这是我遇到的最大问题。其次就是生活问题,睡觉睡不好。吃东西也吃不好,因为是西餐。在比赛当中交流也有困难。我的领航是讲一口地道的法语,我是讲地道的汉语。说实话我们在路程当中也有一些不愉快。在比赛之间经常遇到陷车,因为技术、经验不够,就需要挖沙子。挖沙子我们有目的,这个车陷进去了我们两个人共同努力把它挖出来,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迷路,就是你想努力,想奋斗,有欲望,但是你没有方向。迷失了方向,这个可能耽误的时间更长。

  主持人:您当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卢宁军:我也挺急躁,我的领航也挺急躁。有的时候跟别人走,有的时候跟别人的车印走,还有问当地人,还给他们钱买路。还有一些幸运的机会,比如说裁判的车,记者的车,你就死死的盯着他们,他们也很精通路线。有的时候求助于服务车。这个问题说解决的很好的话会节约很多时间。

  主持人:车上的GPS是不是不够用了?

  卢宁军:有的时候会有悬崖、断崖,如果有经验的话,会知道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做。但是我和我的领航经验都不是很多。在这方面我们付出的代价很大。剩下就是在体力下降之后,一切变得非常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危险在哪儿。在车速开100公里的时候,体能不够了,判断力下降了,这个时候不知道,要躲避危险。从我们到达达喀尔的情况来看非常好。但是我们中间有很多问题。当然这些问题我们一一都解决了。通过我们的努力,以及车队的努力,我也是满怀歉意。

  主持人:周勇和徐浪,你们也参加了很多国内拉力赛,肯定也遇到一些迷路的现象,你们怎么解决?

  徐浪:我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在摩洛哥培训的时候,我们教练也教我们一些迷路,以及在GPS失灵的情况下,怎么以地图或者是地图的路标找自己的位置,寻找方向。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迷路的时候怎么样。特别是我跟我的领航在一起迷路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表现,因为自己没有这个经历。

  周勇:教练教这些课程的时候,说过虽然寻找方向是领航员的工作,但是车手有应该有这种经验。我们也是经历了这么我的比赛,如果两个人同时出主意这样的话迷路的概念就小很多。比如说用一些北纬的度数计算点,以及用一些点,看到一些路标,比如说山峰的位置在地图上寻找这些位置,通过我们测算这些点划算出来我们现在这个位置,找出我们的目标位置,就可以设GPS,找出这个迷失方向的路径。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你们的领航员好像都是法国人,你们二位有没有恶补一下法语。

  徐浪:周勇在这方面比较好一些。

  周勇:语言主要讲究的是一个环境。我们这一次通过这两周培训,因为我们的教练和翻译都是法国人,所以我们可以用一些法语。比如说可以有一些常用的词语。

  徐浪:(法语),就是左转的意思。

  主持人:以前有没有跑过沙漠比赛?

  周勇:没有。在这次培训之前我们全都没有进行过。

  主持人:这次都讲了什么?

  周勇:我们最终的训练地是摩洛哥。

  主持人:是不是去了一下比赛的现场?

  周勇:对,我们有一段路是真的拉力赛路上,但是每年这个赛事会一些改变。

  主持人:我们知道达喀尔的拉力赛绝大部分是沙漠,您可不可以介绍一下今年这个比赛给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卢宁军:最大的困难是不知道困难在哪里。因为每一天的比赛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永远是在一个未知的情况下,不知道前面是怎么样情况下在开车。因为每走一步就是试着往前探一下。这是我遇到的最大问题。其次就是生活问题,睡觉睡不好。吃东西也吃不好,因为是西餐。在比赛当中交流也有困难。我的领航是讲一口地道的法语,我是讲地道的汉语。说实话我们在路程当中也有一些不愉快。在比赛之间经常遇到陷车,因为技术、经验不够,就需要挖沙子。挖沙子我们有目的,这个车陷进去了我们两个人共同努力把它挖出来,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迷路,就是你想努力,想奋斗,有欲望,但是你没有方向。迷失了方向,这个可能耽误的时间更长。

  主持人:您当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卢宁军:我也挺急躁,我的领航也挺急躁。有的时候跟别人走,有的时候跟别人的车印走,还有问当地人,还给他们钱买路。还有一些幸运的机会,比如说裁判的车,记者的车,你就死死的盯着他们,他们也很精通路线。有的时候求助于服务车。这个问题说解决的很好的话会节约很多时间。

  主持人:车上的GPS是不是不够用了?


  卢宁军:有的时候会有悬崖、断崖,如果有经验的话,会知道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做。但是我和我的领航经验都不是很多。在这方面我们付出的代价很大。剩下就是在体力下降之后,一切变得非常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危险在哪儿。在车速开100公里的时候,体能不够了,判断力下降了,这个时候不知道,要躲避危险。从我们到达达喀尔的情况来看非常好。但是我们中间有很多问题。当然这些问题我们一一都解决了。通过我们的努力,以及车队的努力,我也是满怀歉意。

  主持人:周勇和徐浪,你们也参加了很多国内拉力赛,肯定也遇到一些迷路的现象,你们怎么解决?

  徐浪:我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在摩洛哥培训的时候,我们教练也教我们一些迷路,以及在GPS失灵的情况下,怎么以地图或者是地图的路标找自己的位置,寻找方向。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迷路的时候怎么样。特别是我跟我的领航在一起迷路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表现,因为自己没有这个经历。

  周勇:教练教这些课程的时候,说过虽然寻找方向是领航员的工作,但是车手有应该有这种经验。我们也是经历了这么我的比赛,如果两个人同时出主意这样的话迷路的概念就小很多。比如说用一些北纬的度数计算点,以及用一些点,看到一些路标,比如说山峰的位置在地图上寻找这些位置,通过我们测算这些点划算出来我们现在这个位置,找出我们的目标位置,就可以设GPS,找出这个迷失方向的路径。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你们的领航员好像都是法国人,你们二位有没有恶补一下法语。

  徐浪:周勇在这方面比较好一些。

  周勇:语言主要讲究的是一个环境。我们这一次通过这两周培训,因为我们的教练和翻译都是法国人,所以我们可以用一些法语。比如说可以有一些常用的词语。

  徐浪:(法语),就是左转的意思。

  主持人:今年二位有没有压力或者是有没有信心?

  徐浪:巴黎达喀尔对我来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去,梦想也不知道,现在心理的感觉是什么样。只是很想去参加这个赛事,享受这个比赛给我带来的一种快乐。因为每年都有很多人参加,所以说我很想去体验这种感觉。

  周勇:压力一定是有的。但是尽量在赛前做好充分的准备。我已经说过,即便你怎么准备,巴黎达喀尔有很多的困难,不可预料,主要是一步一步走,尽可能走到最后。我们最大的目的就是希望三个人一起到达达喀尔。

  主持人:请问胡经理,车队方面会不会对三位选手有一个任务指标?

  胡学军:我给他们提出来的指标可能是最低也可能最高的指标。我希望三辆车都能够到达达喀尔,到达重点。到那个时候三辆车都有五星红旗飘扬,那个时候,那个场面每个中国人看到都很感动。

  主持人:可以说郑州日产是第一次用车参加比赛的,完成世界上最艰苦的比赛,对于郑州日产来说有什么意义?

  胡学军:一个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会得到社会以及客户方方面面的支持。企业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成长,也应该有一些东西来回报社会。包括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让中国的选手有机会圆他们的梦。最后一个中国的企业来讲,这是它的一个责任。能够做这样的事情从我们的企业我们个每一个职工来说,他们都觉得是一个快乐的事情。通过这样的活动也宣传了我们企业的产品,把这两个事情结合起来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主持人:自从今年帕拉丁完成了比赛,我明显的发现大家用这个车的人比较多。说明大家对这个车已经认可了,很有保证。所以大家才会买这个车。还有网友很想去观看这个比赛,为什么郑州日产不组织个观战团。

  胡学军:前一段时间有这样一个想法,也在实施过程。主要是签证比较麻烦,特别是非洲去更麻烦。我们当时有一个想法,就是想组成一个助威团到欧洲去,比如说到西班牙。我们比赛的前一段他们可以去观摩,甚至在短道里面参加观摩。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想去的话,可以去买一台帕拉丁,我们马上送他机票。
  主持人:各位网友可以用这个方法去法国看这个比赛。但是只限于法国的发车仪式,去非洲还是非常危险的。老卢这回应该说是第二回参加比赛了。肯定有很大的压力。您有没有想高今年完成比赛以后的情形会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比他们的压力更大?

  卢宁军:我不知道他们有多大的压力。如果他们紧张度是10,我是11。首先我们快这个途乐,这是“越野车之王”,是一个非常好的车。开这么好的车,压力很大。我一定要想一些办法,让它和我一起到终点去。所以压力就来自这方面。跑完以后是什么样的情况,我想跑完以后可能再来你们这儿一次吧。(笑)

  主持人:也欢迎三位车手在成功跑完明年的巴黎比赛以后再来搜狐聊天。三位明年的是1月1号正式开始比赛,跑16天,这16天是非常艰苦的比赛。我们衷心的希望三位车手在05年的1月16号那天都开着帕拉丁和途乐上领奖台。希望这个激动热心的时刻赶快到来。三位勇士准备好发车了吗?

  徐浪、周勇、卢宁军:准备好了。

  主持人:衷心的祝贺你们明年凯旋而归。

  胡学军:谢谢搜狐,谢谢广大的网友。

  主持人: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关注郑州日产
微博
微信
微信服务号
豫ICP备18006851号 400-699-9766
豫ICP备18006851号